程遥迦的直肠一遇上异物入侵,它就紧缩在一起, 李庭费了好大的劲才将手指拔出来李庭倒吸一口凉气, 暗暗道: 手指都被夹得这么的紧鸡ba放进去还是给夹断了!可上次在竹筏上插郭芙后庭花的时候就不会的啊, 难道是郭芙后庭花松弛? 看着愣在那里的李庭 程遥迦就呢喃道: “老公你怎么了,在想什么呢?” 李庭摇头, 道: “没没什么,只是在想一些事情。” “你不会是在想别的女人吧?” 程遥迦嗔道。 “哈哈,” 李庭大笑了声,把玩着程遥迦的充血珍珠, 说道: “你这个江湖侠女也会吃醋了难得, 难得看来是我杨过魅力太大了。” 程遥迦享受着李庭的服务, 急促道: “人家……人家只是……随便问一问嘛, 谁叫你不动人家的。” 原来程遥迦是春心大动,见自己停下来后才发问的啊, 李庭轻笑了声就伏在程遥迦大腿间品尝着圣水 舌头在充血珍珠上打着转时而顺时针,时而逆时针, 时而将之含在嘴巴里用牙齿摩擦着。 程遥迦不断扭曲着身子,意识之海只剩下李庭的舔吮。 突然间,李庭觉得一股激流汹涌而出,拍打在他下巴处, 李庭忙下移整张嘴巴都含住了水帘洞,奋力舔吮着溢出的爱潮。 李庭口中含着程遥迦的爱潮并不急于吞下去, 而是爬上了床压在了程遥迦身上,边感受着挤压豪乳带来的快感, 边吻住程遥迦的红唇探出舌头就撬开程遥迦的贝齿, 然后就将爱潮送回给它的主人。 程遥迦抱紧李庭,像个沙漠难民一样吸着李庭嘴巴吐出的爱潮, 咕噜咕噜地吞进腹中。 李庭松开了嘴巴,不管三七二十一都要进攻程遥迦的后庭花了, 不然这一夜估计睡不过去了心里总会觉得有什么事没有做。 李庭握着神器就在水帘洞前收集着“润滑剂”程遥迦舔着嘴角的爱潮, 瞳孔里折射着性yu的光芒臀部挺动就想接纳李庭的神器。 李庭却不插进去,而是继续收集的润滑剂,毕竟他也不是圣人, 就算有双修但他的体力也是有限的,所以他还是决定先把程遥迦的后庭花破了再做别的打算。 “别……别挑逗我……” 程遥迦喘息着。 “在做深入敌后的准备工作,” 李庭调笑道。 程遥迦当然知道他所指的敌后是哪里,一想到自己后庭花要被插进李庭的神器, 程遥迦浑身就燥热不安像是要融化一样。 她知道自己下面是名器猿猴,那后庭花应该不会也像猿猴那么的紧吧?如果是这样子, 那李庭怎么可能会插得进去呢。 李庭脑袋下移,张开大口就含住硬起来的红豆, 像小孩子一样使劲吸着手则握着神器在水帘洞和后庭花之间徘徊着, 像个勤劳的农民工一样将上方的洪水卸下来背到后庭花周围 闭着眼睛就将洪水压进后庭花内。 感觉到李庭的神器已经开始进攻,程遥迦紧张的心情就表露无遗, 她的瞳孔晃动不安根本不敢去看下面,只能盯着床铺上方, 双手抓着被单像是在等待疼痛的光临一样,双脚则盘绕在李庭虎腰上, 可一但李庭神器落到水帘洞前的时候程遥迦救回不由自主地朝上挺, 想吞掉这个老是挑逗她的东西。 看来程遥迦现在是心智迷失,所做出的反应都只是本能地追求性的欢愉罢了。 李庭的神器已经非常的湿滑,而程遥迦的后庭花周围都湿得一塌煳涂, 比起上次开郭芙的后庭处李庭这次更加的用心。 李庭握着神器在后庭花上顶了一会儿就轻轻挺动屁股, 神器没进去了半个头部。 程遥迦瞪大了眼睛,慌忙摇头, 叫道: “老公, 要裂开了真的进不去。” 李庭没有理会程遥迦的惨叫,反正开后庭花的难度比开前面大得多, 所以疼痛也是难免的但是只要有了第一次,后面就简单多了。 就在这时候,房门被推开了,郭芙正端着热水走进来, 一见李庭已经提枪开始进攻了郭芙的脸就染上一抹红晕。 走到桌子边将脸盆放在上面,郭芙就走过去跪在床边细细看着李庭那慢慢挤进去的神器。 “好芙儿,别……别看,” 程遥迦承受着后庭传来的疼痛, 语句都变得有点无力。 “遥迦阿姨害羞了,你还看,” 李庭瞪了郭芙一眼。 郭芙嘟起嘴巴,贼贼一笑, 说道: “遥迦阿姨, 就让我来放松你的身体吧” 说着,郭芙就爬上了床铺, 张开纤细手指想握住程遥迦那对超级豪乳可她的小手怎么可能抓得住啊, 她只好拢着豪乳边缘拇指按着红豆轻轻摩擦着。 “好芙儿……别这样子……羞死人了……” 程遥迦只觉得自己的唿吸越来越重, 整个身体都充斥着酸麻之感想要发泄出来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她能做的就是扭曲蛇腰享受着这一切。 “芙儿,你也来服务一下遥迦阿姨这里吧,” 李庭盯着程遥迦的水帘洞说道。 “嗯,嗯,” 郭芙应了两声就退掉衣服, 赤裸着身子跨坐在程遥迦肩胛骨处弯下腰就准备舔吮程遥迦的水帘洞。 李庭怕郭芙的脑袋会撞上自己的腹部,他就下意识地朝后仰了一定的角度, 好空出空间让郭芙行动李庭双手插到程遥迦腰下, 轻轻一拉就将下面弄得中空,然后就拿着被单塞在下面, 这样子即方便自己插后庭花也方便郭芙舔水帘洞。 郭芙的红唇落在程遥迦平坦的小腹上,然后就伸出舌头舔着腹部白皙的皮肤, 绕过一丛杂草就舔上了充血珍珠。 程遥迦闷哼一声, 喃喃道: “芙儿妹妹, 以后你别……别叫我阿姨……听了别扭……你就……就叫我遥迦姐姐……” “遥迦姐姐” 郭芙吸着圣水嬉笑道。 她虽然是在进行导引圣水的工作,可一点也不专心, 眼睛一直盯着李庭慢慢挤进去的神器。 “咕噜”一声就将收集到的圣水吐下去,也不知道是对李庭的神器流口水, 还是觉得程遥迦的圣水美味。 郭芙扭过脖子,屁股下移, 说道: “遥迦姐姐, 我那里很痒你帮我弄一弄。” 程遥迦伸出舌头想舔郭芙的水帘洞,但是又觉得那里真的有点脏, 理智与欲望在她脑海里做着斗争最后,欲望还是战胜了理智。 程遥迦抚摸着郭芙翘臀,慢慢掰开了丰臀,头仰起就吻住了郭芙的水帘洞口, 伸出舌头舔着沟壑。 她的动作极为生涩,就像婴儿第一次吸奶一样吸着郭芙的沃土。 “遥迦姐姐,你的舌头好厉害……” 郭芙赞美着就俯下身继续舔着。 看着女女相爱的场面,李庭的欲火更甚, 可惜他还要开发程遥迦的后庭花并不能像她们那样子享受着。 “哎~~”李庭长叹一口气。 郭芙眼珠子朝上一转也明白李庭为何叹气, 她快速伸出手抓住李庭的神器就朝里面压去。 “呀~~”李庭疼得直叫唤,忙抓住郭芙淘气的双方, 说道“这种事情别扭着急,我自己会弄的,就不劳烦姑娘动手了, 姑娘的点心好像还没有吃完赶紧趁热吃。” 郭芙“咯咯”直笑,擦去嘴角的圣水, 说道“公子真是客气,那小女子继续努力咯。” 说完,郭芙又开始孜孜不倦地吮吸着。 郭芙像舔冰棒一样舔着程遥迦的充血珍珠,每舔一下, 程遥迦的身子都会颤抖一下这最直接的关系就是导致了李庭的神器老是插进去一点点就滑出来。 李庭更加的郁闷,但是又不敢有什么抱怨。 李庭从程遥迦水帘洞处取了一把圣水涂在神器上, 握着神器就将整个头部插进去。 他是觉得再不动手,天都亮了,反正前期准备已经这么久了, 插进去应该不会很疼了吧?可惜这不是现代如果是在现在, 李庭早就去买润滑剂了。 “疼~~”程遥迦惨叫着,一股热流就从水帘洞内喷出, 全部都打在了郭芙脸上。